让专题询问“开局之彩”进一步发扬光大

2010年是专题询问的开局之年,此后这一监督形式很快在全国得以普及,收到很好的效果,但也在不少地方存在着“流于形式”的问题。回顾2010年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的三次精彩的专题询问,其做法仍是值得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借鉴的。让专题询问的“开局之彩”发扬光大,不失为促进专题询问更上一层楼的有效之举。

一是吃透规定把握创新。确保专题询维加斯集团Ч枰宸晒娑ǎ魅氛庖恍问降谋旧砭褪且恢执葱隆1982年公布的全国人大组织法、1986年修改的地方组织法,都将询问作为一种监督方式作出了明确规定,2000年、2006年又分别通过立法法、监督法对询问程序等作出具体规定。规定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时,对不清楚、不理解、不满意的方面提出问题,有关机关必须作出说明。由于程序简单、方法简便,在以往人大及其常委会会议上均有过运用。称专题询问是“新举措”,新就新在“专题”上,是有计划、有准备、有重点、有组织地围绕特定议题的询问,与以往随机对某些具体问题提问了解、释疑解惑的询问层面有很大不同。更重要的是专题询问并非标新立异的作秀,而是从我国实际国情出发,以法律为依据、以和谐为理念选择的询问方式,不仅针对性、互动性、可操作性和实效性较强,而且易于各方接受、吸纳,是在法定范畴内创新脱颖的一种好形式。需要认真学习、精心谋划、力求实效,而不是“比葫芦画瓢”的简易模仿。

二是立足监督注重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2010年的三次专题询问有个显著特点:既始终不失监督之职,又着力将支持寓于监督之中。分别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十六、十八次会议上进行的三次专题询问,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一位询问者让应询方面子过不去、感到难下台,而是将解决问题、惠及民众作为出发点和归宿点,以监督的姿态、询问的方式,督促应询方发现问题,支持应询方改进工作。这也是中国特色的人大监督与西方议会政治的本质区别。这年624日应询的财政部多位负责人、827日应询的国家粮食局等9部门负责人、1224日应询的卫生部等5部委负责人,应询后人人感到有压力,压力来自询问的监督,而且压力转变成了动力;应询后人人又都对解决问题充满信心,信心来自询问的支持,而且信心转变成了落实。由此可见,不失监督之职,不息支持之力,应作为专题询问的重要原则,而不应把应询方被弄得“很狼狈”作为专题询问的亮点。

三是精心准备充分沟通。因为专题询问不是随机提问,精心准备才能“询”得准确、“问”到关键;充分沟通才能“应”透难点、“答”好热点。全国人大常委会这年的专题询问,第一次以6个分组询问中央决算,第二次以两个联组询问粮食安全,第三次以一个大联组询问医卫改革,即人们简称的:问钱、问粮、问医,都是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热点、难点问题,充分体现了对询问选题和方式的精心准备。经过协调沟通,应询方同样精心准备,提前送审相关报告,询问人员阅后深入调研,准备询问的问题及相关资料,再与应询方沟通,应询方认真准备应答内容。有效地避免了无备询问问不到要害之处、无备应答答不出所问要点现象的发生,也为提问不越位、回答不推诿提供了可靠保障。如此运作,尤其值得当下把专题询问弄成用官话、套话“对台词”的地方,认真地借鉴整改。

四是公开透明扩大实效。监督公开是监督法的明确规定,是提高监督实效的重要手段,也是人大接受外部监督的应有姿态。全国人大常委会这年第一次专题询问,中央主要媒体都派员到场并作了报道,第二次除常规报道外,还做了电视访谈和网络专题,第三次不仅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各省、自治区、直辖维加斯集团人大常委会负责人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列席了会议,而且全程进行了实时直播。如此透明,问的是不是套语,答的是不是空话,亿万受众立马就会评价,当事公仆岂敢儿戏!譬如当时的任茂东委员说的:老百姓整夜不眠排队求不到一张专家门诊号;程津培委员说的:一位朋友的孙子持续高烧,一天门诊就花了一万多元。老百姓至今还记忆犹新。现在许多地方总觉得“关门询问”,才有利于避免干扰、聚精会神解决问题。其实,公开透明不仅让民众真切地了解到自己的代言人是怎样替自己说话的,而且让问题的整改、整改期间的跟踪监督,乃至专题询问长效机制的推进,都更加给力。因此可以说,让专题询问的“开局之彩”发扬光大,公开是个法宝。(安徽省砀山县人大常委会 王鸿任